恒达娱乐平台注册登录

必乐营养蛋白饮——液态黑科技蛋白饮新品类撼动旧观念

2022-07-26 08:54:25

  必乐营养蛋白饮——液态黑科技蛋白饮新品类撼动旧观念后疫情时代,打造更健康的生活方式,成为更主流的消费习惯,伴随着现象级的健身热点和大健康政策的驱动。中国的运动营养市场也展现出惊人的发展潜力。数据显示,中国运动营养市场是全球范围内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,年均增长率高达39%。2021年中国运动营养市场的整体规模超40亿人民币,预计到2023年这一数字将突破60亿人民币。

  运动营养市场正在从小众的专业补剂,扩展成大众的食品饮料,行业格局逐步形成,消费赛道渐渐明朗,未来具有更大的商业发展潜力与上升空间,那么如何把握中国市场正在崛起的运动营养风口?改变人们对传统运动营养食品的局限感观?为此,笔者专访了必乐营养的两位创始人张波、黄鹏。

  “张波博士,必乐营养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员,英国巴斯大学药学药理学博士、博士后。20年新药研发和功能食品研发经验,2017年联合创立必乐营养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,带领必乐品牌成为全国领先的液态运动营养品牌,并创下抖音增重类目产品销售NO.1的业绩。”

  “黄鹏,加拿大萨斯卡切温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,原华益天信手游科技合伙人,原检车无忧科技创始人,二十年健身经验,加拿大SKS认证训练师。”

  欧美人看着比较强壮的原因是他们的饮食大多以蛋白质为主,液态蛋白饮也非常普遍,甚至在便利超市触手可及。但在中国,却是市场空白。

  张博士:因为我和黄总都在国外留学生活过。过程中我们发现,不管是欧洲还是美洲,甚至日本和东南亚,高蛋白食品都是非常普遍的。随便一个超市的货架上就可以看到高蛋白饮料、高蛋白零食、高蛋白冰淇淋,这些国家通过功能食品满足健康需求,已经成为一个比较普遍的认知。

  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,高蛋白也是更健康食品的代表。《中国居民膳食指南》推荐成年男性蛋白质摄入量为65g/天,女性为55g/天,但是按照中国人更偏向于碳水和脂肪,再加一些青菜的饮食方案,是没有办法达到这个量的。所以,当我们看到国外成熟的高蛋白饮食体系和认知,就想把它引进到国内。因为当时一说到蛋白质,大家只能想到桶装蛋白粉这类保健品,国内不仅是高蛋白产品类型缺失,更是一种营养习惯空缺,我们想通过产品化的东西来改变这种习惯。最快的方式就是让改变习惯这件事儿变得简单,什么事能比你打开一瓶饮料喝更容易呢?所以我们把服务和产品整合到一起,加上黄总的一些刻骨铭心的经历,共同促使了必乐营养和液态蛋白产品的诞生。

  健身这个习惯伴随到大学毕业到研究生毕业,回国后希望把自己增肌的经验带给更多的中国的渴望强壮的男生。让蛋白饮便捷购买,告别传统方式,让补充蛋白可以随时随地。

  黄总:当时我在国外留学,2005年的时候我放假回国待了一个月,那时候已经开始健身了,但是国内的蛋白补剂使用体验不好,摇不开。所以我就从国外把平时吃的蛋白粉、肌酸、支链之类的分成小份带回来,结果过海关的时候就被截住了,警察让我把那些散装补剂挨个拆了尝一遍才让我走,因为怕是违禁品,当时给我郁闷坏了。粉剂携带不变的想法就已经萌发了。

  后来我到泰国旅游,大概七八天,我想着不带补剂不练了。刚开始还有点遗憾,但是到了才发现人那就有卖的,什么蛋白质水、乳状蛋白液选择很多,而且像711这种便利店就有卖,买完拿着就上健身房了,太方便了。

  而且液态蛋白粉它完美的解决了我蛋白粉冲好之后,因为盖儿没拧紧洒一包的困扰,所以我们去做了这么一款形态在中国市场属于比较创新的产品,把它带给所有有需求的人。

  笔者:之前张博士提到过我们的饮食结构会导致蛋白质摄入不足,那如果缺少蛋白质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?

  张博士:缺少蛋白质最明显的表现是在体型上,我有一些在国外生活的朋友,他们就是典型的中国人身板,比较精瘦,但他们的小孩儿就很壮、很高,因为他们从出生起就是按国外那种高蛋白饮食吃。

  虽然现在大家现在都感觉自己是营养过剩,但其实中国人、特别是老年人营养不良的状态非常普遍。它是一种看不到潜在风险,但是高蛋白饮食可以规避这种风险,比如说营养物质的均衡,可以让我们肌肉更发达,代谢率更高,内脏脂肪更少,同时提升我们血红蛋白的含量等等。

  黄总:我小时候吃东西就挑好吃的吃,特别爱吃白糖拌米饭,它好吃但没有营养,我当时不知道,父母也不懂,就导致我吃了过多的碳水和糖,人就变得很胖、很虚,基本上那些体育运动都不带我了,但我也无所谓,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。因为没有认知,这是最可怕的!

  我记得一九九几年的时候,我第一次从凤凰卫视放的体育节目,那个时候叫WWF(美国职业摔角,后改为WWE)里看到了巨石强森,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型的身体,完全刷新了我对肌肉和力量的认知,我心里就想我能不能这样?但当时国内的条件不太允许。后来我出国念书了,一出国完全是不同的景象,我们学校虽然一般,但我们拥有全北美最大最豪华的健身房,学生都能免费去,我也跟着去练,也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老外,他们教会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补蛋白,因为我之前都是虚胖没有力量,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意义上明白了蛋白质的重要性。

  张博士:我们刚做完以后其实有很多品牌甚至都是在跟进的,但基本都不是很顺利。现在我们仍然是国内顶尖的、领先的液态蛋白饮的生产商。

  张博士:不光是技术壁垒,完善的生产体系和团队基因也很重要。我们这个团队最开始是做药物制剂的,在过程中我们接触了很多难溶物质的剂型。当时我们建实验室其实是没有产品思维的,最早我们就是觉得这类东西挺有意思、挺有挑战的,把二十几种营养物质融合,怎么让它们一年不散开,味道不变,不长微生物,这些想法其实就是液态产品的基础技术。

  这些都是我们擅长的事,越复杂越不怕,越有成就感。真正难的是生产!整个国内饮料行业的工业体系并不支持这类产品生产。你会发现有很多问题:一是设备不匹配,二是工厂的人员经验不匹配,三是我们掌握的工艺,没有经过大规模验证,所以我们之后花了很长时间来反验证规模化工艺。

  事实上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确实遇到了大量的麻烦,比如说灭菌的时候,UHT(超高温瞬时杀菌)的机器会糊管,里面管径非常细,内容物经常会糊在里头;再比如在前处理的时候会发现温度太低,灭菌灭不干净,所有这些东西都是靠我们自己一步一步解决过来的。

  虽然我们是小公司,但我们其实真的是在替整个食品工业探路。那时我们产品刚上市的时候,很多头部品牌都在买我们的东西,首先他们肯定能做,但也不是信手拈来,他们也在观察,市场在不在,是不是有人替我探好路了。所以,我们不光是做产品做品牌,其实我们花了更多的时间去做工业基础。

  张博士:我们最开始的工艺是热灌,后来发现热灌对瓶子要求很高,我们考察完工厂后心里还是没底儿,因为当时国内没人有经验,我们只能到处找请教专家。后来那批热灌的产品出来了,除了包装卖相不好,质量还是挺稳定的,但我们当时觉得这样不够完美,还是忍痛把最开始的三四千箱扔掉了。

  但这不是最打击人的,最难的是我们创业第一年的头半年,那时候我们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挺靠谱的科学家,但头半年研制的所有配方全都失败了,每天做很多配方,有的放三天就散掉了,物理稳定性不行。每天都是打击,我们只能不停地试,找不同大学的教授取经,然后再不停地试,慢慢把物理稳定性提高到了两周,然后是一年,现在的基本放三年都没问题。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技术这个东西就跟骑自行车一样,一旦打通了,后面你怎么做都是对的。然后我们的练后餐、燃体餐、超肌餐、23g等液态系列的产品就接连研发出来了,包括最近的新品蛋白饮。

  张博士:我们一开始就打算做到国内含量最高的梯队,当时找了几个例子,基本都是6%的蛋白质,差不多12g左右,所以我们就把12g定为标准。

  【2004年Obes Res已有文献记载蛋白对“减重、减脂肪”人群的重要性】

  张博士:一般人可能只知道胶原蛋白对皮肤有好处,但其实胶原蛋白对于修补关节软骨、软组织都很有效果,好多运动营养品或者保健品,就是针对骨关节或者骨质疏松的,都是用的II型胶原蛋白,但咱们这个是小分子肽,就不分型号了。蛋白饮综合来说有乳清蛋白,胶原蛋白肽12g,低脂肪、低碳水、0乳糖、0蔗糖,对热爱运动的女性用户是一个相当适配的产品。

  张博士:首先做这个单品的初衷就是要打造“便捷的营养”。所有人都能更方便的补充蛋白质。我们当时设想了很多场景,比如说健完身以后,很从容的掏出一瓶蛋白饮,喝完就完事了,不用冲泡、不用洗杯子,不用开火煮高蛋白食物通通不用。通过这种简单便捷的产品,让大家形成消费习惯。

  第二个就是“提升大众认知”。其实蛋白质本身是一个好东西,虽然现在有很多人或者机构在强调蛋白质的重要性,但是还没有形成一个更大的认知。而我认为认知一定是靠产品形成的,一旦有一款产品流通起来,被大家认可了,你这个认知其实就起来了。认知不可能凭空教育出来,一定是有一个载体。就是用营养来调整大家的生活方式。

  第三点我觉得是在制定一种“科学的补给”。把营养做成这种单瓶、精准定量的形式。这个其实对于迫切需要帮助的人很重要,比如说营养不良的人,或者是病人,他们是非常需要一个精准定量的东西,那些“适度”“少许”“一勺两勺”的描述对他们来说,其实是有心理负担的,到底够不够,到底多不多。而我们的“精准定量”其实做的是一个产品即服务的事情,我们在生产端就已经把定量这个服务给你做好了。

  —— 最明显的就是体型:高蛋白饮食比较壮,而我们容易松散肥胖,营养不良也是我们看不到的潜在的状态。高蛋白使我们变得内脏脂肪更少,这是非常健康的。

  张博士:我们的初心是让国人能通过消费习惯,把对蛋白质的认知建立起来,怎么建立呢?首先形态要是能流通起来的,为什么选液体,因为液体是流通比较快的一个方式,它可以在自动售货机里,可以在你家楼下的便利店里,也可以在超市的货架上,它是一个流通完全没有障碍的形态。我们当时选择这个形态,也是想让这类产品真正帮助到我们国内的消费者。

  而且我们也希望随着这个品类的成熟,它的价格能更加亲民,可以真正探到欧美的消费水平,这些产品在欧美也就两美元左右,差不多人民币12到18元之间。用这种国际化亲民的消费价格,享受世界一流的产品服务,就是必乐“必需营养补给、乐为健康消费”的品牌理念。

  在谈及下一步的计划时,张波博士告诉笔者“必乐营养现在的重心会放在渠道和品牌建设上。趁着大环境慢下来时我们通过互联网、新媒体等营销方式将我们新的营养补给方式,新的产品理念通过网络传递给更多渴望健康、强壮、紧致的人群。让消费者随时随地,只要有需求就都可以购买、体验到我们用心开发的产品,为大家的健康补充重要的一笔!”